水电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党群工作>>思想理论>>正文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根本立论依据
2012-03-02 10:44     (点击量:)

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完全正确、之所以能够引领中国发展进步,关键在于我们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这一重要论断,深刻地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根本立论依据,为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基础——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

  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一个组成部分,科学社会主义和其他两个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政治经济学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它以这两者为其理论基础,同时又是这两者的落脚点,直接表达了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和理想,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作为马克思主义重要组成部分的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广泛研究前人的思想材料,批判地吸收前人的思想成果,运用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在深入剖析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及其生产方式运动规律基础上创立的科学理论。这个理论,揭示了社会主义最终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客观规律和历史发展趋势,描绘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美好前景。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我们对未来非资本主义社会区别于现代社会的特征的看法,是从历史事实和发展过程中得出的确切结论”。这就划清了科学社会主义同空想社会主义和其它形形色色社会主义的界限,使社会主义置于现实和科学的基础之上。自从科学社会主义诞生以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无论是成功还是挫折,从根本上说,都在于是否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

  我们党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进程中,十分重视以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为指导。党的十二大以来历次党代会通过的党章在总纲部分都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做了精辟的论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并结合当代中国具体实际加以运用并赋予它鲜明的中国特色的结果,科学社会主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基础。

  发达的社会生产力是社会主义的基本物质前提。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是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因此,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尽可能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只有大力发展生产力,使物质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才能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充分的物质条件。列宁在领导俄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一再强调,劳动生产率是保证新社会制度胜利的最重要最主要的东西,必须把发展生产力作为工作重心和主要任务。邓小平同志也指出,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归根结底就表现在它能够创造出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社会生产力和劳动生产率,从而为最终战胜资本主义和实现共产主义创造坚实的物质基础。

  生产资料社会占有和按劳分配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在《法兰西阶级斗争》中,马克思通过对资产阶级意义上劳动权的批评和重新解释,进一步指出:“劳动权就是支配资本的权力,支配资本的权力就是占有生产资料,使生产资料受联合起来的工人阶级支配,也就是消灭雇佣劳动、资本及其相互间的关系。”恩格斯对马克思的这一观点给予了高度评价,指出:“这里第一次提出了世界各国工人政党都一致用以扼要表述自己的经济改造要求的公式,即:生产资料归社会所有。”
马克思主义恩格斯的分配理论和所有制理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在社会主义社会即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决定了在分配制度的性质,即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因为“权力决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

  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基本特征。马克思恩格斯在150多年前就指出:未来社会“实行财产公有的第一个基本条件就是通过民主的国家制度达到无产阶级的政治解放。”“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这里讲的“争得民主”,是指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剥夺剥夺者,实现生产资料归社会占有,并尽可能快地发展生产力。列宁在同第二国际机会主义的斗争中,进一步发挥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权理论,阐明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是新型民主和新型专政的国家,强调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意义,提出了“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的著名论断。

  无产阶级政党领导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政治保证。现代无产阶级与社会化大生产相联系,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担当着资本主义旧世界掘墓人和共产主义新世界创造者的神圣历史使命。无产阶级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首先必须把自己组成为阶级,进而建立自己的政党。这个政党,在实践方面,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推动运动前进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比其余的无产阶级群众优越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

  社会主义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把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视之为“自由人联合体”,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在这样的社会中,迫使个人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社会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社会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马克思恩格斯强调,作为以实现共产主义为已任的共产党人,要“为工人阶级的最近目的和利益而斗争,但是他们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正确、之所以能够引领中国发展进步的一个根本原因。如果抛弃或者不能正确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就会使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失去科学的基础,甚至迷失正确的政治方向。因此,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全面把握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既要反对把科学社会主义僵化、教条化的倾向,又要反对那种淡化科学社会主义,甚至任意修改、歪曲的错误倾向。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现实根据——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基础上的鲜明特色

  由于各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经济状况、发展程度等有着很大不同,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各个国家只能根据本国实际,寻找适合本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马克思恩格斯曾经预言,社会主义将会具有不同的民族形式或国家特点。在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东方大国建设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伟大贡献。半个多世纪的社会主义建设实践证明,什么时候从国情出发,与实际结合,与时代同步,就取得成功;什么时候照抄本本,照搬外国模式,固步自封,就遭受挫折。邓小平同志一再强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现代化建设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扎根于当代中国的科学社会主义。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当代中国基本的国情和最大的实际。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历史进程中,我们坚持把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同当代中国这个最大的实际紧密结合起来,赋予并发展其鲜明的中国特色。

  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同市场经济体制的有机结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经济体制的结合。在社会化大生产和存在着复杂经济关系的条件下,市场经济对促进经济的发展具有更强的适应性和更显著的优势,因此必须发挥市场经济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以更好地适应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但是,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相结合而形成的经济体制则必须体现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特征。在基本经济制度上,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成分共同发展;在基本分配制度上,坚持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正确处理效率与公平的关系;在宏观调控上,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能够把人民的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结合起来,更好地发挥计划和市场两种手段的长处。把发展市场经济与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有机结合起来,是中国共产党人对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发展和重大创新,正如江泽民同志所说,“我们的创造性和特色也就体现在这里”。

  党的领导、人民民主与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都是马克思主义政权理论和政党理论同我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伟大创造。为了充分发挥中国基本政治制度的优势,最根本的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党的领导是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根本保证,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和核心,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要坚持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提高党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从各个层次、各个领域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坚持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树立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实现国家各项工作法治化,保障公民合法权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统一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根本特点,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核心内容。只要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起来,就一定能够走出一条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为人类政治文明做出应有贡献。

  科学发展和社会和谐的内在统一。科学发展,社会和谐,反映了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内在要求,体现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党的十六大以来,党中央继承和发展党的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关于发展的重要思想,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局出发,提出了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等重大战略思想和重大战略任务,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为广阔的前景。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指出,科学发展和社会和谐是内在统一的。科学发展观开拓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发展道路,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没有科学发展就没有社会和谐,没有社会和谐也难以实现科学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在发展基础上正确处理各种社会矛盾的历史过程和社会结果。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必须坚持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紧紧抓住“以人为本”这个核心,深刻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总体布局,按照“五个统筹”的要求,实现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人的全面发展相统一。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加快推进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着力保障民生,推进社会体制改革,扩大公共服务,完善社会管理,促进社会正义,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地增加和谐因素,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和谐发展。

  马克思主义与中华文化的有机融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过程,从一定意义上说,也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华文化相结合的过程。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团结奋进的不竭动力。马克思主义只有深深扎根于中华文化的沃土之中,才能扎根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心中。中华文化是与时俱进的文化,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中华文化与当代社会和现代文明相适应,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显著特点。在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本质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是灵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主题,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是精髓,社会主义荣辱观是导向,这四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因此,既要坚持和巩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同时又要积极继承与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和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先进文明成果,努力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

  走和平发展道路,推动建立和谐世界。走和平发展道路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又一鲜明特色。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决定了我们不会去侵略他国,不会对外扩张。毛泽东同志有句名言,要把中国建设成“大强国而又使人可亲”。邓小平同志曾经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概括为“是不断发展生产力的社会主义,是主张和平的社会主义”。胡锦涛同志把半个多世纪来我国走过的道路概括为和平发展的道路,并郑重提出中国要为推进和谐世界建设作出不懈的努力。走和平发展道路,推动建设和谐世界,就是努力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来发展自己,又以自身的发展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这是长期以来我们党所选择的重大发展战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同经济全球化相联系而不是相脱离的进程中,通过吸收和借鉴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坚定不移独立自主地走和平发展的道路。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河北工程大学水利水电学院 冀ICP备05002799号
Copyright © 2017 shuidian.hebe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河北省邯郸市中华南大街62号 邮编:056002

网站访问量: